北极熊的文艺诗

散了吧散了吧

很多时候也并不是退无可退,只是存心为自己找托辞罢了,其实后来总是有一点点悔意的,但是事已至此,现下已是不能回头了
心里偶尔有一点想改变的想法,可最后都被我“扼杀”了
好像我是知道自己很没用的,干脆连这点想法都扼杀在摇篮里
实在是想不明白我为什么老是觉得自己这也不行那也不行
时常觉得人是很难懂的,就算是自己,也未必能认清全部的自己

温柔的歌听久了有种想从十八楼往下跳的冲动哈哈

挺好的,赢了。
虽然嫌弃这个团名,但是还是很为少年们高兴……
伍嘉成,今后有很长的路要走,加油啦。

lofter,我来啦